楚臣|第七百二十九章 虎牢關

推薦閱讀:
  二月十二日,李知誥在梁州城行受詔及冊封典儀,向梁州軍民宣告率梁州附入大梁國,從此之后李知誥出任梁州節度使、兼領梁州刺史、都督梁金諸州軍事,受封沔陽侯,食邑五百戶;柴建出任梁州節度副使、兼領金州刺史,受封洵陽侯,食邑三百戶,皆奉大梁國主韓謙詔令行事。

  曹干使長子曹哲入梁州觀儀,代表蜀國正式承認金梁兩州并入梁國,并議定兩國新的國界以及援借梁州糧秣等事。

  在這些事完成之后,馮翊次日便押著太后王嬋兒、襄王楊林、陳德以及陳如意等受裹挾西逃的侍宦宮女以及陳德的家小,再有就是春十三娘,總計百余囚犯,乘船直接趕去襄城見大楚兵部尚書兼招討使周炳武以及張蟓等人。

  不管怎么說,不要說從永嘉都防御使任上調到朝中出任兵部尚書的周炳武了,張蟓作為李遇帳前追前天佑帝開拓大楚疆土的三朝宿將,也不會被信王楊元演牽著鼻子走;他們在政治立場上,也不會明顯偏向福王或壽王楊致堂那一邊。

  馮翊帶著一干人犯,乘船先去襄城見周炳武、張蟓,然后哪怕是受周炳武派人護送也好、看押也好,直接走水路趕去金陵,跟從東湖派到金陵的人員會合,一起跟楚廷眾人談判,是速度最快的。

  這么多人,要是從丹江以西的群山峻嶺間繞行去淅川,再穿過桐柏山趕到義陽乘船,一路耽擱的時間太多了。

  呂輕俠、周元、鐘彥虎、姚惜水帶著最后追隨他們的兩百多人,包括周元、鐘彥虎的家小,趕在李知誥受詔之前,就沿漢水西行,翻越漢中以西的紫柏山,艱難的往西遷徙。

  漢水上游的山嶺河谷之間,道路險阻,不僅馬匹通不過,為了節約體力,他們甚至不得不將兩百多具笨重的鎧甲都丟棄在沔陽縣境內。

  一直到半個月后,他們才翻越過主峰高近千丈的紫柏山,一條隱約可見的小徑,出現從北往南的蟒蟒山嶺之間。

  “這里是陰平道?”

  周元隱約記得陰平道的大體方位就在這附近二三百里方圓的山嶺之間,但千百年來乃是牧民、山民踩踏出來的小路,并非什么官方修造的驛道,眼前這條荒僻小道是不是傳說中的陰平道,周元也無法確認。

  如果是陰平道,那他們就面臨三個選擇:

  繼續往西翻山越嶺,他們將進西羌人控制的松蕃地區。

  往南則是巴中綿州地區,那是蜀軍防備趙孟吉、王孝先經陰平道南撲的防御重鎮。

  往北則是趙孟吉所部從平夏人手里暫時“借用”過去的秦州。

  周元遲疑間,正要轉回頭找呂輕俠、鐘彥虎商議,這時候有數騎快馬,從西南數里外的一座密林里馳過來。

  “敢問來人可是呂宮使?”來人雖然都是獵戶打扮,但他們胯下乃是松蕃戰馬,趕到跟前勒住馬揚聲問道。

  周元不知道來人到底是屬于哪方的探子,見對方上來就直接喝破他們的身份,也暗暗心驚,便想著看鐘彥虎怎么派人上前打交道。

  “河澗侯料得呂宮使、周大人會走這條路,特地遣我等在附近等候,邀請呂宮使、周大人前往秦州一聚……”

  呂輕俠蒙著遮擋風沙的面紗,但來人似乎認出狼狽不堪的周元,也直接自承身份道。

  河澗侯乃蒙兀王族子弟烏素律,也是當初在金陵城向李普揭開李知誥的身世,并迫使他們倉促發動宮變的主謀。

  周元沒有想到蒙兀人與新梁軍在河洛都打出腦漿來了,實際主持灌江樓的烏素律竟然有閑情逸致留在秦州,甚至還派人守在這里等他們經過。

  這豈不是說蒙兀人早已經預料李知誥會被韓謙招降,而他們會被李知誥驅逐從這里路過?

  周元轉頭朝身后的呂輕俠、鐘彥虎看去。

  現在形勢很簡單,蜀國肯定不會容留他們,繼續往西進入諸羌控制的松藩地區,僅憑借他們這點人手,想要扎根也是極難。

  “我等乃見逐之人,居天地而百無一用……”呂輕俠幽幽嘆道。

  “呂宮使切莫氣餒,”為首那人一臉絡腮胡子,跳下馬走近過來,抱拳道,“王籌早聽義父及蕭大人常提及呂宮使的名字,而慈壽宮變之失,也是河澗侯中了韓謙之計,倉促間迫使呂宮使行事。若說有失,也是我等失算在先。而這次韓謙得梁帝朱裕以國相托,太子及蕭大人也深感失策,呂宮使算計不過此子,實在算不了什么。”

  王景榮暗附蕭衣卿而在晉國創立灌江樓,收養十數義子執掌其事,周元他們之前也只見到其中兩三人而已,之前都沒有怎么聽說過王籌的名字,此時聽他渾無顧忌的評判河澗侯烏述律,甚至直接提及烏素大石及蕭衣卿的這次失策,暗感他在蒙兀,應該也要算是一號人物吧?

  倘若不是如此,倘若不是對漢中以西群嶺的地形極為熟悉,即便能事先猜到他們會被李知誥驅逐,也很難恰到好處的在這附近相遇!

  “河洛戰事進展如何?”周元忍不住問道,他現在是巴不得看到韓謙在河洛被殺得稀里嘩啦,想看一看李知誥知道這一消息后會是什么臉色。

  “河津以北的延、麟等地禹河已經化冰,在崤襄兩山之間暴發凌汛,大軍被迫撤回孟州,或許還要再拖延半個月才能再次進攻虎牢關左右,”王籌直言相告道,“呂宮使、周大人與韓謙相斗十數年,對棠邑軍極為熟悉,太子及蕭大人料得韓謙招降李知誥,卻不會容下你們,才特令河澗侯與我趕來相迎,至孟州必以上卿相待……”

  伊洛河下游沖積平原,利于大規模兵馬作戰,利用騎兵迂回穿插,但這一區域受阻于洛陽城,北臨邙山、南臨嵩岳,是一個標準的口袋地形,對棠邑軍的作戰規模不熟悉,同時伊洛河口隨時會受凌汛威脅,二月上旬在孟州集結的兵馬,在無法奪取東翼的虎牢關及伊洛河口西側的邙山東嶺,也不敢貿然往更深處的偃師境內挺進。

  雙方逾半個月的鏖戰,就集中在伊洛河口與虎牢關之間的十數里縱深的沖積平原上,主要爭奪虎牢關以西的、位于嵩山西北麓丘嶺之間的防寨。

  雖然取得一定的戰果,但凌汛如期而來,考慮凌汛期間禹河南北會被阻斷,甚至東梁軍都無法從東面進攻虎牢關,甚至被迫將虎牢關西側奪得的幾座防寨都放棄掉,全部撤回到北岸休整。

  呂輕俠、周元、鐘彥虎等人雖然如喪家之犬,從梁州被驅逐,雖然這些年她們與韓謙明爭暗斗,始終未占得上風,但不可否認的是,說到對棠邑及韓謙了解之深,天下大概沒有多少人能及得上她們。

  李知誥去年底就差不多與呂輕俠他們決裂,甚至解除呂輕俠、周元、鐘彥虎等人的兵權后,才容她們退入梁州休整——當然的局勢更是直接決定了李知誥只會選擇與韓謙媾和,而呂輕俠、周元、鐘彥虎等人卻又是李知誥與韓謙媾和的障礙。

  因而蕭衣卿放棄遣使入梁州,而使人到呂輕俠、周元等人的放逐路等候,他當然也是預料到李知誥不愿承擔忘恩負義的惡名,也不愿意呂輕俠、周元等人繼續留在身邊影響梁州兵馬中原晚紅樓一系的將吏,放逐呂輕俠、周元等人實是李知誥最有可能會做出的選擇。

  周元隱隱有些興奮,他之前沒有提去投蒙兀,主要也是擔心他們一副喪家之犬的樣子,趕去秦州,有熱臉貼冷屁股之嫌,不會受到什么重視,還不如先去松蕃觀望一陣形勢。

  而此時蕭衣卿、烏素大石既然都怕河澗侯烏素律及王籌來請,他覺得實在沒有必要惺惺作態了……
楚臣最新章節http://www.ywydze.icu/chuchen/,歡迎收藏
手機看楚臣http://m.szaol.com/chuchen/楚臣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楚臣》版權歸原作者更俗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三國之暴君顏良明天下滄元圖九霄仙冢無敵喚靈王牌校園修仙小世界其樂無窮縱橫諸天的武者靈氣逼人

SZ中文在線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码民之家心水资料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