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無雙|第一六四章 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推薦閱讀:
  推著木車的老嫗慢吞吞來到了闕湖畔,在湖畔的一座石頭房子門口推門而入,又關門。

  屋內,一個孤寡老婦人正在榻上沉睡。

  老嫗走到婦人身邊,在婦人身上點了一指,之后推開了石屋臨湖的后門,一個閃身沒入了湖水中,沒有濺起什么水花,只有淡淡漣漪蕩漾。

  屋內榻上沉睡的老婦人咽了口氣,翻轉著醒了過來……

  山腳偏僻處的拐角湖面浮出一人,陸紅嫣走出水面上岸之際環顧了一眼四周,從山林僻靜處走出,上了路,在山路石徑上款款而行,途中偶遇游玩路人。

  此地本就是城中一處適宜民眾游逛的地方。

  一路下山的陸紅嫣到了停車場,鉆入座駕內,駕車而去……

  回到一流館停車而下,正在忙碌的張列辰樂呵一聲,“紅嫣回來了。”

  陸紅嫣走到一旁,咦了聲,“辰叔,今天什么日子,準備這么多菜?”

  張列辰呵呵道:“你走了后,秦氏會長來了個電話,說是今晚要過來用餐。人家那身份,小林子又在秦氏上班,人家還一直關照一流館的生意,總不能怠慢了。”

  秦儀要來這用晚餐?陸紅嫣倒是有些意外,對這個秦儀,她也有興趣,倒想當面看看這個似乎引起了老一輩關注的女人,遂挽了衣袖自愿幫忙。

  待到林淵下班回來,見到這么豐盛的準備也意外,也忍不住湊上來問了句,“怎么回事?”

  陸紅嫣笑道:“秦氏會長秦儀,通知了辰叔,說今晚要來用餐。”

  “……”林淵有點傻眼,呆了呆后,問:“她跑來干什么?”

  張列辰:“你管她來干什么,人家要來,咱們還能拒絕不成?”

  林淵無語,忍不住瞄了眼陸紅嫣,他有點懷疑秦儀是沖陸紅嫣來的,也擔心秦儀的強勢會惹出什么不快或尷尬來。

  總之,他是不愿在這種情況下和秦儀見面的。

  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也說不清原因,莫名的感覺有些怕了秦儀,他也不知道這算不算是怕,就是一種說不清的感覺。

  幸好,接下來的事情讓他松了口氣。

  張列辰的電話響了,張列辰摸出手機通話時唯唯諾諾一陣,放下手機后,看了看眼前豐盛的準備,似乎也有些傻眼。

  “辰叔,怎么了?”陸紅嫣問了一嘴。

  張列辰苦笑道:“秦會長的電話,突然告知,臨時有點事,來不了了,說是改天。”

  陸紅嫣愕然:“不來了?”也忍不住看了看眼前的準備。

  她還想當面見見那個秦儀呢。

  “嗨,算了,人家來,咱們擋不住,人家不來,咱們也勉強不了。準都已經準備了,繼續吧,權當是招待紅嫣了。”張列辰不得不痛快的又大方了一回。

  旁聽的林淵倒是身心放松了下來……

  此時的秦儀正在離開了秦氏總部的車隊中,人正在車內看著窗外琢磨著什么。

  她的確是臨時有事改變了出行計劃,許多時候她面對一些事情也是身不由己的,遇上了更重要的事就要把預先的計劃給推掉,留給她兒女情長的時間不多。

  車隊在返回秦府的途中。

  就在快要到秦府的時候,車隊突然進了路旁的一座院子,院子大門一關,秦儀等人匆匆下車,片刻不停,統統換乘了事先準備好的車輛。

  搶先下車的白玲瓏快步到一輛車前拉開了車門,容了隨后而到的秦儀直接鉆進車內。

  大門開,原先的車隊駛出,繼續直奔秦府。

  而之后出來的一行換乘車輛,沒有回秦府,而是拐道去了別的方向,直奔城主府山腳下的一座園林。

  途中,白玲瓏不免擔憂提醒了一句,“會長,與洛天河會面的事,之后怕是瞞不過那兩個家族,恐會讓他們生疑。”

  秦儀:“生不生疑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一定有準備,一定是不想讓那兩位活著回去的。也沒打算能瞞住他們,只是想遲緩一下兩家的反應時間,讓那兩位能更安全的回去。只要他們兩個回去了,憑他們的根基,他們知道如何自保更安全,剩下的不需要我們操心。”

  白玲瓏默默點頭,心情沉重,知道到了與潘氏和周氏交手的關鍵時刻,此時此刻洛天河的態度如何未知,但看秦儀的樣子,似乎是很有把握的樣子。

  見秦儀正在脫衣服,白玲瓏立刻拉下了前后排的阻隔。

  就在車內,秦儀重新收拾妝容,換上了一身的古裝,免得自己在洛天河跟前礙眼不討喜歡……

  正在園林中閑暇賞景的洛天河突接稟報,秦氏會長秦儀求見。

  這剛拿下競標的丫頭想必正是最忙的時候,突然找來,也不知何事,手持酒盞玉露的洛天河嗯了聲,略揮手,示意讓過來的意思。

  沒多久,一身古裝的秦儀來到,進了水榭內搭手半蹲,端莊行禮,“秦儀拜見城主。”

  洛天河上下瞄她一眼,這裝扮讓他稍微順眼了些,其它那種不是露胳膊就是露大腿,或是露肩膀露胸溝,要不就是那尖戳戳能扎死人的鞋跟,亂七八糟、花里胡哨的裝扮,成何體統?

  看出這丫頭在自己面前還有敬畏之心,洛天河心情稍順暢,抬手示意不必多禮后,問:“趕在這個飯點見老夫,莫不成想讓老夫請你吃飯不成?”

  “城主說笑了。”站起的秦儀客氣一句,左右看了看,欲言又止的樣子。

  明顯是有什么事不想入外人耳,洛天河對左右嗯了聲,“你們退下吧。”

  待人都走開了,他又問:“丫頭,什么事這般神神秘秘的。”

  秦儀恭敬道:“秦儀有一不情之請,望城主成全。”

  洛天河:“你都跑來開口了,還說什么不情之請,不覺得虛偽嗎?你這丫頭是我看著長大的,越大鬼心思越多了,不要跟我繞什么彎子,能辦的我可以答應你,不能辦的說多了也沒用。說吧,什么事?”

  秦儀醞釀了一下說辭,忽直言不諱道:“秦儀懇請城主放周滿超和潘慶回去。”

  洛天河有些意外的樣子,放下了酒杯,“我沒聽錯吧,你在為他們求情?我抓了他們不正合你意么?”

  秦儀:“如今情況有變,放了他們方是最佳選擇。”

  洛天河面色略沉,“丫頭,你做你的買賣,我不干涉,但有些事情也不是你能干涉的,我抓他們自有我抓他們的原因,不該你插手的不要胡亂插手,回去吧!”

  有些事情是他和域主南如敲好的,就是要給點教訓讓人看看妄為的下場,南如為他頂住上面,而他則掌控住下面,是不可能輕易放人的。

  秦儀既然來了,哪能輕易罷休,誠懇道:“城主,現在放了他們,無論是對秦氏,還是對不闕城,都有利,他們此時若不能回去,不闕城恐要大亂!”

  “大亂?”洛天河挑眉,“你是在危言聳聽恐嚇我嗎?”

  “不敢!”秦儀拱手道:“城主也許有所不知,在城主抓捕他們之前,公虎家族和相羅家族坐鎮斗宿星域的大簿已經駕臨兩家,準備親自坐鎮指揮針對秦氏的攻勢,目的為何,想必城主也是心中有數的。

  誰知城主突然出手,抓了周滿超和潘慶,令對方的節奏大亂。

  欲推進對秦氏的攻勢,周氏和潘氏便不能群龍無首,然城主遲遲不肯放人,公虎和相羅則不得不另覓執掌兩大商會的人。如今周氏是周滿超的外甥彭希上位,潘氏則是潘慶的女婿徐潛上位,這兩人一上位,為了掌控商會大權,已在大肆清洗周滿超和潘慶的舊部。

  兩人已經上位,不希望潘慶和周滿超活著回去,但有人想讓潘慶和周滿超回去,彭、徐二人為了掃除掌握大權的障礙,已是痛下毒手。秦儀收到內幕消息,彭希已經殺了周滿超的女人韓清兒和周滿超的助理孟肅,徐潛更是殺了潘慶的兩個女兒,其中便有徐潛自己的妻子。”

  洛天河聞言略驚,知道周氏和潘氏已呈內亂跡象,暫不知已經亂到了這種地步。

  “公虎家族和相羅家族為何放縱二人?無非是想讓彭希和徐潛盡快掌握兩大商會,以便統一號令。

  城主當知,一旦讓兩人掌握了兩大商會的號令權,下一步必然是不想秦氏坐大,兩大商會必然要集中力量不惜代價介入不闕城,對秦氏大舉進攻。秦氏不能坐以待斃,焉能不反抗?屆時不闕城內必然是暗流洶涌,殺機四起,敢問城主,不闕城豈能不亂?

  若早早將周滿超和潘慶放回,二人回去便能輕易掌控兩大商會。若將二人放出遲了,則彭希和徐潛便會掌控住商會。這兩種情況,對不闕城和秦氏皆不利。而此時放他們兩個回去則不然,彭希和徐潛已經將兩大商會清洗到了一定的地步,兩人回去與這兩個逆賊必然是一場你死我活的爭斗。

  雙方內斗,一時難分勝負,兩大家族也要想法平息內亂,自然無暇再顧及不闕城這邊。待到他們分出了勝負,兩大商會也必然是元氣大傷,再想對不闕城這邊開刀,也是有心無力,起碼破壞的力度不至太過。

  城主,焉能讓彭希和徐潛握緊拳頭對不闕城大肆作亂?此時正是放虎歸山之良機,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洛天河面有沉吟神色,陰晴不定,目光更是閃爍不已。

  秦儀道:“兩大家族既然已經決定扶持彭希和徐潛,我料定兩家定不想讓周滿超和潘慶活著回去,對這邊怕是早有準備,埋下了殺招,只待二人出獄便伺機痛下殺手。若要放二人,絕不可打草驚蛇,需暗中悄悄放歸,猛虎一旦歸山,必然是一山不容二虎!”
前任無雙最新章節http://www.ywydze.icu/qianrenwushuang/,歡迎收藏
手機看前任無雙http://m.szaol.com/qianrenwushuang/前任無雙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前任無雙》版權歸原作者躍千愁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三國之暴君顏良明天下滄元圖九霄仙冢無敵喚靈王牌校園修仙小世界其樂無窮縱橫諸天的武者靈氣逼人

SZ中文在線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码民之家心水资料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