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罰惡令|第八百五十一章 大禹不優待俘虜

推薦閱讀:
  匈奴使臣并沒有第一時間提出拜見皇上,成湘也沒有主動提出安排。雙方仿佛在拉鋸一般,誰先沉不住氣,誰就先輸。

  這些天,成湘就帶著匈奴使臣一行人到處游山玩水吃喝玩樂,正事沒干什么,匈奴一行人倒是胖了一大圈。而在匈奴使臣的周圍也密布著玄天衛高手暗中保護。

  保護的倒不是匈奴人的安全,而是一旦發生突發事件確保大禹百姓的安全。匈奴使臣一行人中,有兩個人受陸笙重點關照。

  雖然在來訪的名單中這兩個人是普通侍衛的身份出現的,但是這兩個侍衛卻有著道境宗師的修為。草原崇拜強者,大禹的道境宗師都已經地位超然,在草原道境宗師更是被頂禮膜拜的對象怎么會只是低等侍衛的身份?

  “成大人,聽說您是大禹國的大學者,是全國第三有才學的人?”這些天相處下來,匈奴使臣和成湘一行人也相處熟絡了。尤其是輝珠公主,和成湘更像是成了朋友一樣。

  “公主別亂說,我那敢稱得上天下第三?”

  “今年的科舉考試,你是探花,探花是第三名,這又是全國的比試,你不就是全國第三名?”

  “那也僅僅是本次科舉,大禹科舉三年舉行一次,但不是全國飽學之士聚在一起考試。我的學問,僅僅在啟蒙階段而已,高深的學問,應該屬翰林院的大學士們最為厲害。我這點知識,在人家面前只配提鞋。”

  “這就是你們中原人的謙虛么?”

  “不,我說的是事實。”成湘的語氣既沒有疏遠,又沒有迎合,反倒給草原使臣一種真實的感覺。

  “這些天你都是帶著我去吃大魚大肉,出入的都是高檔的酒樓,我想看看大禹的百姓是怎樣生活的。成大人不介意吧?”烏可及突然對著成湘說道。

  “當然不介意!”成湘表情不變,心底卻已經警惕,果然是來摸大禹的底的。

  成湘這些天帶著他們出入的都是高檔次的地方,遇到的見到的都是上流人士。營造一個大禹遍地都是有錢人的假象。但這種假象只能騙騙無知群眾,看到城市一角就以為盡是繁榮。但烏可及顯然不會這么輕易的上當受騙。

  這些天,他有意無意的去了糧鋪,詢問糧價。糧價,是最能直觀體現大禹經濟狀況的地方。如果糧價過高,百姓吃不起那就說明大禹的經濟低迷。如果糧價不高,百姓還是吃不起,那就是問題很嚴重了。

  而現實讓烏可及有些失望,并沒有出現百姓瘋搶糧食的現象,也沒有百姓成袋成袋的搬運糧食的畫面。糧鋪面前,就和雜貨鋪,酒莊一樣既不冷清,也不繁華。

  這說明什么?說明穩!說明百姓對糧食并沒有擔憂的情緒,既不想囤積,也沒有缺失。想買就買,不想買就不買。

  不是說中原要經歷千年大劫了么?不說說中原要戰亂不休了么?怎么看都不像嘛……

  “在京城,除了主城區還有七個居民集中區,這些居民八成是外地來京城討生活的,也代表了大禹大多數的百姓。”

  成湘一邊帶著眾人坐上車行的馬車,一邊對著身邊的輝珠公主解釋道。

  “成大人的意思是,那些地方是大禹的貧民窟么?”

  “貧民窟?”成湘詫異的看著烏可及,“我們大禹早就沒有貧民窟了。這是京城城市規劃的產物,將居民區和商業區分開,有利于管理,也讓京城看著更加整潔。”

  馬車路過新城商業區,看的一眾匈奴侍衛瞪圓了眼睛發出驚嘆。

  “我的天,要不是知道這是在京城之外,我都差點以為這里是京城了。為什么城市外的城市比城市內的還要繁華?”

  新城區的規劃很容易給人全新的震撼。就像是第一次見到摩天大樓的時候給人的視野沖擊一樣。哪怕京城的商業應有盡有,但建筑還停留在平面。普遍的都是一層,三層的很少,五層的屈指可數,而九層的……來呀,拉出去砍了。

  但在京城之外的新城區,陸笙的規劃原本就和京城老城區不在一個層次上。占地面積只有京城的三十分之一,但立體的高度平鋪下來能達到京城的五分之一,而這樣的新城區,有七個。

  至少都是七層以上,平均的樓層都要十層,從京城出來到新城區,根本就是全新的世界。看的一種匈奴人感覺來到了天堂一般。

  “成大人,這里居住的……都是京城的達官顯貴吧?”烏可及有些不快的問道。在他的思想里,能住在這么華麗的地方的,必定是最有權勢地位的人。去你丫的貧民窟,這要是貧民窟,京城里的全是叫花子。

  “你見過達官顯貴住在京城外的么?有權有勢的不都是住在城區中的?”成湘這個回答,讓烏可及找不到反駁的理由。但是……你竟然把最好的留給普通百姓?京城里的那些大老爺是如何允許的?

  “這里是新城商業區,并不是居民區,居民購物,娛樂,會來新城。當然,很多貴族也會來新城。你們看,圍繞商業區那些密密麻麻的小區就是我們京城多數百姓居住的地方。”

  小區……果然小區。一眼望不盡頭的聯排大樓,高十二層,一排緊挨著一排。遠遠望去,就像是群山峻嶺犬牙交錯一般。

  進入小區區域,烏可及終于看到了底層百姓的生活。但很失望,真的十分失望。

  沒有衣衫襤褸,沒有面露枯槁,沒有又黑又臟的孩子,沒有到處游走的乞丐。行走在小區中的百姓穿著并不華麗,男的的多數短打,女的多數粗布麻衣。但他們臉上的笑容很幸福,表情很生動。

  幾乎很少在他們的臉上看到憂愁,看到麻木。他們是活在希望之中,活在通往幸福的路上。

  哪怕語言不通,哪怕生活習慣不同,但烏可及卻能感受到他們的幸福是發自內心的。

  這樣的民族,很強大,很可怕。

  因為他們會為了守護幸福而拼命,他們會為了一個目標而凝聚。神州的人,如果一團散沙則不堪一擊,可一旦凝聚則天下無敵。

  神州了解匈奴人的品性,匈奴也了解神州人的品性,匈奴比所有國家都知道什么時候的神州是最強大的,什么時候的神州是最容易掠奪的。這是數萬年的經驗,很熟的。

  “這里的百姓收入雖然不高,但這里的小吃卻很有名,很多達官顯貴都特地來這里找小吃,我帶你們去嘗嘗?”成湘熱情的介紹到。

  “好啊好啊,小吃是不是就是那種既便宜又好吃的糕點之類的?”輝珠公主頓時雙眼放光了。

  “差不多吧……你到了就知道。”

  小吃一條街很長,現在是上午,多數的小吃店鋪還沒有開門。但也有很多早點開門營業了,幾乎每一個店面門口都排著長長隊伍。

  “他們為什么要排著隊伍呢?邊上不也可以擠過去么?”

  “公主,我們大禹是禮儀之邦。”成湘淡淡的一笑,“要文明。”

  下了馬車,一行人沿著小吃一條街走著,聞著香味,明明已經吃過飯出門的,現在竟然又餓了。匈奴的食量驚人,而且消化系統也挺厲害的。隨便一個人一頓的飯量,成湘要吃一天,而且還是很努力的那種。

  成湘可是習武之人,要換了女子,七天都吃不完那么多。

  “國君煎餅……”輝珠以為自己看錯了,吃驚的看著成湘,“你們大禹人怎敢這么大膽,給自己的店鋪取這么僭越的名字?

  國君,一國之君啊,跑來賣煎餅?牛逼!

  但看著店門口排著長長的隊伍,成湘嘴角勾起一個微笑,”這也是這條街上最有名的小吃店了,諸位要不要排隊?“

  本來不想的,但就沖著這個店名,烏可及覺得應該嘗一下。到底是多大的后臺才能讓他取這個店名還沒被拉出去砍了。

  光排隊就快半個時辰,成湘排在最前面,“老國君,給我來三十個煎餅果子,多放蔥不要香菜,多放肉末,我都買三十個了,別小氣。”

  “好咧,客官稍等!”略顯生硬的津普,卻又帶著濃濃的咖喱味。很奇怪的口音。

  但老頭的手法很純熟,灘面餅,敲雞蛋,灑蔥花,一氣呵成。

  很快,一張香噴噴的煎餅果子出來了。成湘接過之后第一個抵到輝珠公主的面前。

  “公主,您嘗嘗。”

  烏可及多次欲言又止,但又生生的憋住。成湘看著他憋得那么辛苦,生怕被傷著。悄悄的湊到烏可及的身邊。

  “烏大人,有什么難言之隱么?”

  “成大人,你方才叫他老國君?”

  “是啊,他曾經是百列國的國王啊,后來被我朝大軍俘虜之后就來了京城生活。”

  “堂堂一國之君,竟然在此買餅?”烏可及有些激動的低沉問道,這簡直刷新了他的理解。

  “是啊,怎么了?他不是被俘虜了么?百列國都滅了,他也就不是國君了。”

  “可是……他畢竟曾經是國君啊,大禹就沒給他封個爵位?”

  “爵位是有,但這東西又不能當飯吃。大禹不養閑人的,要吃飯還得自力更生。不過你也看到了,這老國君不是樂在其中無法自拔?攤餅的手法多純熟?”

  樂在其中個鬼!烏可及嘴角微微抽搐。

  堂堂一國之君,被俘虜了就靠攤餅活命?這大禹怎么和其他的皇朝不一樣?要哪天我們匈奴也被打敗俘虜,下場說不定還沒那么好……烏可及這次來大禹,卻看到了大禹從內在的改變。

  不再愛慕虛榮,不再好大喜功,嘴里喊著正義,但卻絲毫不手軟。大禹的正義,僅僅在于兵鋒之下。這樣的民族,太可怕了。

  “成大人,我們匈奴是馬背上的民族,可我們已經好幾天沒有騎馬了,京城哪里有能讓我們放縱騎馬的地方么?”

  原本,烏可及以為成湘會說軍營,但卻沒想到成湘想都不想的開口道。

  “有啊,狩獵園。”
天道罰惡令最新章節http://www.ywydze.icu/tiandaofaeling/,歡迎收藏
手機看天道罰惡令http://m.szaol.com/tiandaofaeling/天道罰惡令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天道罰惡令》版權歸原作者為誰隕落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三國之暴君顏良明天下滄元圖九霄仙冢無敵喚靈王牌校園修仙小世界其樂無窮縱橫諸天的武者靈氣逼人

SZ中文在線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码民之家心水资料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