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天行盜|第四百一十一章【絕殺】(下)

推薦閱讀:
  白云飛笑道:“還是比你來得晚,被你搶先一步。”

  陳昊東聽出他的言外之意,笑容不變道:“我就算來的再早,也訂不到穆先生平時的位子,那張桌子除非穆先生親來,任何人都訂不到。”

  白云飛看了看自己平時坐的地方,仍然是空無一人,他并沒有過去坐的意思,微笑道:“那你訂了什么地方?”

  陳昊東道:“水韻閣。”

  白云飛點了點頭道:“客隨主便,我也不是個鉆牛角尖的人,凡事都要懂得變通你說是不是?”

  陳昊東跟著笑了起來,白云飛的態度讓他對今天的會面開始樂觀起來。

  喝著熱騰騰的祁門紅茶,品嘗著精致的茶點,透過水韻閣的窗戶一樣能夠看到浦江的風景,白云飛這才意識到自己一直以為最好的位子其實只是一種習慣,換個角度去看風景倒也不錯。

  陳昊東主動為白云飛續了杯茶道:“我今天請穆先生過來就是聊聊天,沒有別的意思。”

  白云飛微笑重復道:“沒有別的意思?”他省略了兩個字,才怪!

  陳昊東道:“現在時局動蕩,我心里不安啊,穆先生是租界的老人,也是我尊敬的前輩,不瞞您說,小弟也有幾個問題想要請教您。”

  白云飛道:“請教二字可不敢當,其實我也比你大不了幾歲,算是多了點見識,可畢竟還是老了,眼光和頭腦都已經跟不上這個時代了,你若是愿意,就說出來探討一下吧。”

  陳昊東聽出白云飛對自己剛才用上老人一詞的不滿,其實他并沒有影射白云飛的意思,咳嗽了一聲道:“穆先生有沒有關注滿洲的事情?”

  白云飛道:“張同武遇刺那么大的事情,全國上下都傳遍了,這陣子報紙上全都是關于他的事情,我想不關注都難啊。”他已經意識到陳昊東的談話應該和張凌空有關。

  陳昊東道:“聽說張凌峰繼承了軍權,現在北滿已經在他的實際控制下了。”

  白云飛道:“他?他只怕有其名而無其實,如果他只是一個虛名倒還罷了,如果他當真當了北滿軍隊的家,我今兒把話就撂在這里,用不了多久,他老爹的地盤就會被他給敗得干干凈凈。”

  陳昊東笑了起來:“我和穆先生的看法是一樣的。”

  白云飛道:“咱們是在黃浦,滿洲離咱們這么遠,就算火真燒起來也蔓延不到咱們這里。”

  陳昊東道:“穆先生忘了張凌空了嗎?”

  白云飛怎么會忘?知道陳昊東早晚會把話題都到他的頭上,他端起茶盞喝了口茶,并不急著說話,他倒要看看陳昊東怎么說。

  陳昊東道:“張凌空將新世界的那塊地轉讓給了任督軍,穆先生不知道?”

  發生在白云飛眼皮子底下的事情,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張同武的死,影響最大的就是張凌空,他和張凌峰不睦,過去張凌空是張同武請來為張家經營財產,以便為以后留下一條退路,無論少帥張凌峰如何質疑他,張同武對他始終深信不疑,可現在張同武遇刺,張凌空也失去了最堅強的支持和后盾,張凌峰十有八九不會再用他,而且還極有可能剝奪張凌空對黃浦物業的管理權。

  張凌空將新世界轉讓給任天駿,雖然不清楚具體的價格,可白云飛認為一定是半賣半送,張凌空急需找到一個新的支持,如果找不到新的靠山,他在黃浦苦心經營的一切很快就會化為泡影。

  白云飛道:“聽說了,任督軍好像要在那里給他的父親修一座陵園。”

  陳昊東嘆了口氣道:“有權果然是可以任性的。”

  白云飛將手中的茶盞放下,陳昊東又給他倒了杯茶,抬起雙眼望著白云飛,流露出前所未有的誠懇目光:“其實黃浦這么大,可以容納好多人。”

  白云飛笑了:“我不管別人,只要自己過得安心就好,我這個人也沒什么太大的野心,小富即安,只要我手下的那幫兄弟能夠吃飽飯,我就別無他求了。”

  陳昊東暗罵白云飛虛偽,表面上卻還要裝出贊成的樣子點了點頭:“對了,滿洲最近出了不少的事情,據說索命門的駱長興和手下四大得力干將全都死在了奉天黃土崗。”

  白云飛內心一沉,他拿起茶盞又喝了一口道:“人在江湖飄,哪能不挨刀。索命門做的是殺人的生意,他們有這樣的下場也不足為奇。”

  陳昊東道:“索命門樹倒猢猻散,現在只怕沒有人再去找羅獵復仇了。”

  白云飛道:“你這么肯定是羅獵做的?”

  陳昊東道:“不是他還有誰?他殺了駱紅燕,駱長興率人去找他報仇,結果反被他所殺。”

  白云飛笑了起來:“陳先生真該去做偵探,剖析得絲絲入扣,合情合理。只是作為一個旁觀者,我倒覺得駱長興的死沒什么好同情的,他們索命門做得什么生意,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身為門主被仇恨蒙蔽了雙眼,急于組織報仇,其實已經犯了大忌。”

  陳昊東道:“穆先生難道不好奇,最初到底是誰雇駱紅燕去殺葉青虹的?”

  白云飛道:“何止好奇,我非常關注,畢竟羅獵夫婦都是我的朋友,外面的傳言很多,有不少人說是你策劃了這件事。”

  陳昊東搖了搖頭道:“我沒做過。”

  白云飛道:“可差點把葉青虹殺死的人是你的手下。”

  陳昊東道:“知不知道我為什么知道是羅獵殺死了駱長興?”

  白云飛道:“推測!”

  陳昊東道:“其實我始終在關注著羅獵在滿洲的一舉一動,他的行蹤是我派人透露給駱長興的。”

  白云飛道:“你啊,你就不怕羅獵知道回頭找你算賬?”

  陳昊東道:“你都不怕,我又有什么好怕?”

  白云飛臉色一沉,冷冷道:“你什么意思?”

  陳昊東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這個世界沒有絕對的秘密,就像你白先生的身份,就像你白先生想借刀殺人將我趕出黃浦,讓我和羅獵拼個你死我活。”

  白云飛冷笑道:“血口噴人,我來喝茶,你卻噴了我一身的臟水。”他揚起茶杯狠狠摔在了地上,并不是摔杯為號,只是為了發泄心中的憤怒。

  陳昊東道:“楊四成是我盜門中人,我就算想殺葉青虹也不會用自己的人去做,這件事擺明了是有人想要嫁禍給我。”

  白云飛道:“不錯,你們盜門中的事情,盜門自己去解決,我對此不感興趣,還有,羅獵夫婦是我的朋友,無論誰做了對不起他們的事情,我第一個不會放過。”他的這番話說得義正言辭擲地有聲。

  陳昊東道:“你以為羅獵看不透這個局?就算他當時沒看透,索命門找他報仇之后,他也不難查出。”

  白云飛道:“那你應該感到害怕了,羅獵說過給你兩個選擇。”

  陳昊東道:“我不走,大不了就是一死,我反倒為白先生擔心,如果他回來,還不知道誰會先死。”

  白云飛暗自吸了一口冷氣,這段時間他一直都在擔心這件事,本以為事情做得神不知鬼不覺,可事后卻偏偏出了那么多的紕漏。

  陳昊東道:“我們這樣的人并不適合有朋友,白先生……”

  白云飛已經站起身來:“我跟你沒什么好談的。”

  陳昊東道:“無論你愿不愿談,我都要奉勸您一句,羅獵只要回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一老一小坐在狗拉的雪橇上,撒歡跑在雪夜之上,羅獵和葉青虹并轡而行,兩人微笑著對望了一眼,藏不住眼睛里的柔情,羅獵笑道:“人老如頑童,我現在算是真正見識到了。”

  葉青虹道:“不知道你老了是不是也這個樣子。”說到這里她心情又是一黯,隨著九年之約的臨近,羅獵終有一天會離開自己,不知自己還有沒有機會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或許一切都只是一個奢望罷了。

  羅獵道:“將來你就會知道。”他的笑容如此溫暖,他的語氣如此篤定,這讓葉青虹意識到自己想多了,像羅獵這樣的人,又有什么困難能夠難住他?他既然答應了會回到她們母女身邊,就一定會。

  海明珠長這么大還是第一次來到北國,對白雪皚皚的世界感到驚艷,不時發出夸張的贊美聲,張長弓一臉寵溺地望著她,海明珠道:“木頭,你總是看著我做什么?”

  張長弓憨厚笑道:“我媳婦兒好看。”

  海明珠俏臉一紅,呸了一聲:“沒羞沒躁!”在后面駕馭馬車的鐵娃卻順著風聽了個清楚,忍不住大笑起來。

  海明珠瞪了他一眼:“小子,你笑個屁啊!”

  鐵娃道:“師娘,我師父夸你好看呢。”他嗓門本來就夠大,這下將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過來。

  海明珠羞得恨不能找個地縫鉆進去,抬頭看到了遠處的村莊,慌忙轉移話題道:“是不是到地方了?”

  張長弓點了點頭道:“馬家屯到了!”
替天行盜最新章節http://www.ywydze.icu/titianxingdao/,歡迎收藏
手機看替天行盜http://m.szaol.com/titianxingdao/替天行盜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替天行盜》版權歸原作者石章魚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三國之暴君顏良明天下滄元圖九霄仙冢無敵喚靈王牌校園修仙小世界其樂無窮縱橫諸天的武者靈氣逼人

SZ中文在線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码民之家心水资料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