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道武者路|第三百七十四章 靜修待戰

推薦閱讀:
  雄霸,稱雄江湖早只有數十年之久,身份尊崇,自然已有多年沒有與人動手比試過,或者說沒有出現配他親自出手的人。即使是幾年前剿滅無雙城的最大戰役,也是由風云兩人出手而已。不過王宗來時,風云兩人都因遭遇劍圣等人襲擊而在異地未歸,秦霜也因此外出尋找兩名師弟,并不在天山本壇。

  而天下第一樓中,雖然隱藏了當年從劍圣劍下逃生的十二名天池殺手一天池十二煞,但雄霸卻對他們并不十足信任,自然不會與他們交手試招,以防被他們探知自己的武功底蘊。這樣一來,雄霸即使再如何勤學苦修,招式再如何精妙,也未免少了生死一線的實戰磨礪,無論戰斗意識、臨場應變,還是危機感應都差了一層。先前王宗主守是他還沒有暴1ù這個明顯缺陷,但此時一旦王宗已開始適應他的招式并展開反攻,他就開始顯出窘迫了。

  不過他畢竟當年年輕時也是尸山血海走過來的人物,經過一段時間的適應后,他也就開始找回幾分當年的感覺,雖然依舊處于下風,卻漸漸能夠扳回幾成局面。

  王宗依舊將功力維持在與對手均等的程度,他可以清楚看到對手的眼神依舊冷靜銳利,絕非僅僅在苦苦支撐,而是在尋找一個一擊制勝的機會,而且一直以來絕技都未盡出。所以他很期待,一直耐心等著對方顯1ù精彩的逆轉手段。

  似乎由于功力開始消竭”攻擊又找不到王宗的命門弱點,雄鼻如今已盡量避免與王宗硬碰,身形繞著王宗不斷游走。愈旋愈快,頃刻竟扯動周遭氣流,遽成一個無形漩渦,漩渦更似蘊含一股強大無匹的吸力,將王宗衣衫jī湯得籟籟作響,腳下也不由為之移位。

  一時無數飄舞雪hua與地上冰霜也被旋風席卷帶動,遮掩住雄霸身形”并化為霜刀雪劍,以鋪天蓋地之勢向王宗周身上下沖擊猛攻,這正是風神tuǐ的第四式,“風卷樓殘”。

  雄霸并非第一次施展此式,王宗早有破法,當下雙臂懷抱,雙掌回旋,拉扯出一個與外界漩渦正好反向的渦旋,向外一擴,兩股各自相反的旋勁碰撞抵消”旋風頓時化解,爆碎成無數股混亂氣流。

  但四周依舊風雪mí離,與四周濃稠云霧融成一塊,彌漫四周,混淆視聽,雄霸則更是蹤影全無。

  “是排云掌的“云萊仙境”也是步驚云所會的最強一式!”王宗精神一振,一時只覺雄霸的氣息隨洶涌云勢彌漫四周,仿佛已化身渺無邊際的云海,無處不在。一時四面八方,無論景物還是空間感、距離感都變得混沌不明起來,仿佛仙境mí離,飄渺變幻,云bo詭譎,又是鬼影憧憧,殺機四伏,兇險叵測。

  即使以基因鎖三階的殺氣感應,也只能感受到殺氣來自四面八方,捕捉不到雄霸的準確位置。不同于玄魁、齊藤一的結成陣法后可以相當長時間混淆天機屏蔽感應,這一招“云萊仙境”造成的氣機混亂其實只有一瞬間,但對于武者而言,這就已經足夠了。

  王宗凝神以待,忽見云勢越來越是澎湃詭異,突然云霞幻變,化為猙獰獠牙異獸,向自己撲面噬至。

  “三絕”中“天霜”克“排云””王宗對此早有破招之策,當即一拳擂出,一股刺骨椎肌的凜冽奇寒頓時向外滾滾擴散,四周云氣隨之凝結成冰,化為一陣小小冰雹紛紛落地,地上也迅出現一層越來越厚的冰層。

  也就在此時,王宗只絕地面微微一晃,這一晃動輕微到讓普通人完全未能察覺的地步,但知覺極端敏銳的他卻驟然意識到了什么。

  然而就在此時,對方全力以赴的絕強一擊己經到來。

  如果說之前的云海是飄渺無邊,若有若無,但此時云海仿佛已化為具有實質的存在,驀地bo涌云亂,陣云如兵,愁云漠漠,慘霧濛濛,滾滾下壓!

  一時正如“黑云壓城城yù催”。在一股天崩般的壓力之下,不遠處的幾棵歲寒松柏原本tǐng拔的樹干被壓得彎腰yù折,格勒作響,連更遠處的,“天下第一樓”也被這股莫名巨力壓得搖搖yù半!

  王宗身形火前沖,就在他舉tuǐ的同時,他腳下大片地面開裂,轟然塌陷,直向下方足有千丈之深的懸崖絕壁滾落!

  原來在此之前,雄霸已借憑yīn柔內力,將王宗立足的一大范圍內的地面暗中震裂,又以“云萊仙境”將王宗在不知覺中引到懸崖邊上,就這么神不知鬼不覺布下了一個絕殺陷阱。自然,他也絕不容王宗逃出死地。

  “小輩受死!”

  在暴喝聲中,黑霧碾碎了四周的一切物體,帶著飛沙走石,匯成一股深邃漆黑,令人絕望窒息的洪流朝王宗洶洶而來。

  粘稠濃郁,揮之不去的愁慘之氣早已如鐵桶般團團包裹住四面八方,要讓王宗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無邊的愁緒、強烈的慘酷,在一片悄然無聲的死寂窒息中,隨著雄霸無孔不入的掌勁,直向王宗心坎滲透沖擊。

  此為排云掌第十二式,連步驚云也未能得傳的最強一式一,“怒云慘淡”!

  雄霸功力的耗損,其實遠沒有他表現出來的那么厲害,一直以來的隱忍,還有積蓄已久的內力,全部在這一式中爆,借著無邊云海,隱隱中竟似有天人感應之像,威力頓時達到一種前所未有的駭人程度。就如天威震怒,風云變幻,要將王宗從天庭打落凡塵。

  王宗此時背對懸崖,立足之地又正在崩潰所以哪怕他的功力比雄霸強出兩三倍,接下此招之后,也絕對難免被震落萬丈懸崖。

  人在坦克中可以承受重炮轟擊,但如果坦克從十米高的地方摔落,即使坦克裝甲受到的外部沖撞未必會比重炮更厲害,但里頭的人卻非死不可,而且坦克內部脆弱的零件也必定受損而令坦克報廢。因為高空墜地時,整個物體不分內外都要承受巨大的瞬間動能,裝甲再強都無用。

  所以即使先天高手的護體真氣能夠抵御開碑裂石的重擊乃至刀槍不入水火不傷但從萬丈之高結實墜地也往往是非死即傷。只因人體復雜,內力很難將周身內外、每一處內臟、經脈、乃至大腦都保護周全,就算修煉橫練功夫的高手也必然有煉不到的要害之處。

  雄霸自從現自己的攻擊難以給王宗造成損傷,心中也就暗下了一條毒計。在雄霸看來,假如他全力爆的這一式,“愁云慘淡”能給王宗帶來輕微內傷,哪怕只是暫時的氣血翻涌,那么王宗在沒能提氣輕身的情況下落下懸崖就幾乎可以稱得上必死了!

  雄霸并不知道王宗早已借著高科技訓練場中的百倍重力將全身內外每一處都鍛煉得無懈可擊,更不知道王宗是可以凌空溧浮,飛天逍地的天人。而王宗卻也從未想過憑天人級的能力取勝。他會贏而且是僅僅憑著與雄霸均等的功力贏。

  只見王宗雙手在轉瞬間連劃九圈,掌心過處頓時帶起十八重不斷顫動的圓形bo光,宛如一個由光彩所組成的漣漪那般,一圈一圈地罩向雄霸乃至澎湃而來的黑云。

  雄霸頓覺雷霆萬鈞的雙掌仿佛擊向宇宙深淵,完全虛不著力,心中方知不妙就見鋪天蓋地的黑sè云氣盡被一股旋力牽引帶動,紛紛投向王宗的雙掌之間,形成一個越縮越小的黑球。

  此為如來神掌之“佛抱懷容”但其力量挪移牽引之道,又涉及了,“乾坤大挪移”與,“不死印法”甚至不久前與不虛的一些交流,論力量運用,簡直妙絕巔峰。這才能以與雄霸均等的力量完美地接下這一招,甚至沒有讓腳下已搖搖yù潰的山巖再有絲毫震動。

  四周愁慘云氣為之全消,原本烏云蔽日天空霎時綻放烈日光芒。

  在晴空朗日之下,只見王宗不急不緩地舉臂,出掌,將已縮成極小一團的黑球反推而回,拍在雄霸身上。

  并無任何驚天巨爆出,也不見什么匪夷所思的破壞。這一掌輕描淡寫渾不著力,拍在雄霸身上竟是一絲聲響也無。

  此時愁云無蹤,慘霧全散,但雄霸面sè卻變得無比慘淡身形隨之踉蹌后退,步伐蹣跚。王宗也隨著舉步向前走。兩人剛剛離開之前立足的地面頓時轟然崩塌,無數土石滾滾向萬丈懸崖落下,又沒入云海中,隆隆如雷的巨大撞擊聲在群山間反復回dang,良久不絕。

  ,“幫主敗了。”王宗淡然道,他只是在闌述一個不容否認,但傳出去必定在武林掀起鼻然巨震的事實。

  “幫主方才一招,看來就是傳說中排云掌最強一式“愁云慘淡,了,果然氣勢磅礴,非同凡響。但在我看來,幫主所施展的卻似乎對不上1愁云慘淡,這個名字。

  1愁云慘淡”本應是憑著“愁,與“慘,兩種極端的情緒驅動的絕世強招。幫主錦衣玉食,獨霸四方,主宰沉浮,除了高處不勝寒的孤寂外,又何嘗有“愁,“慘,之苦?此招的“愁,與“慘,看來并非自幫主內心!”

  王宗身具《請神**》,早已看出這一招,“愁云慘淡”中有著強烈的外來情緒怨念加持。其實如《請神**》一般的加持也罷了,但關鍵是雄霸本身卻無對,“愁”與,“慘”刻骨銘心的深入感受與體悟,這就使得此招招意有形無骨。

  借著對殘余情緒怨念的感應,他甚至可以“看”到雄霸修煉,“愁云慘淡”的片段:為了體悟,“愁”與,“慘”他令幫眾將許多無辜鄉民舉家擒拿到天下第一樓中,將一家之主當著他們的家人之面斬殺。

  血,從每一個呼天搶地的男人身上濺出……

  淚從每一個將要成為孤兒寡fù的女人孩童眼中流下悲痛,從每一個待屠的人無助的凄喊中得以印證……

  正是借著無數無辜者的血祭,借著感悟無數可憐人的愁慘之苦,雄霸這才漸漸對這式,“愁云慘淡”招意有所領悟。一名小女孩哭喊著向他跪地求情,他隨手出掌試招,掌力籠罩之下,小女孩全身扭曲化為粉碎,血泊混含淚水,遍灑天下第一樓每一個角落,令人慘不忍睹…………

  頓了頓,王宗復又冷笑:“缺了自內心的“愁,與“慘,還罷了,但此招的“淡,字呢?幫主梟雄心性,霸氣縱橫,視人命如草芥,但是距離這一絕招固中本意一歷盡千愁萬苦,最終yù說還休,混不經意的“淡”簡直差了何止十萬八千里?梟雄終歸是梟雄,何苦去學散人隱士的武功招意!”

  王宗言語時,雄霸始終默然不語,片刻之后,方才澀然開口:,“你……到底是什么人?”

  這一開口,他的面sè就轉為死灰,緊接著鮮血開始從他的耳、目、

  口、鼻往外滲出,一開始只是滲出,但轉眼間就化為井噴一般,駭人至極。

  此時四周云氣全消,雄霸終于可以看清之前王宗展示實力所生成的云柱居然還未散去,依舊屹立天地,旋轉不休,只是邊緣稍顯模糊!

  這一匪夷所思的情景,對他的震撼與打擊之大甚至還要過他的慘敗,以至于他再也遏制不住王宗打入他〖體〗內的掌力。

  這一掌相當于將他竭盡全力的一招,“愁云慘淡”威力悉數回贈,而且還是在極度壓縮的情況下由內向外爆,根本就遠遠出了雄霸本身的承受上限。此時一旦爆開來,雄霸必定會被炸個尸骨無存,連一根稍為完整的骨頭也不會留下。

  不過就在此時,王宗再次出掌,按在雄霸身上。

  由王宗手掌出的黃金氣脈無限擴展,在雄霸〖體〗內循經走脈,將開始暴走的“愁云慘淡”氣勁”連同雄霸本身功力,點滴不存地掃清壓制,逐步逼回,最終全部歸入丹田,又四面牢牢封鎖禁錮住。

  這樣一來,雄霸雖然暫時消去了爆體之威”但丹田內的真氣卻再沒能運聚揮,他又沒有煉體,沒能動用真氣,也就是全無武功的普通人一個。

  “好了,雄幫主,依舊之前的賭約,還請將“三絕,一招一式的要訣,乃至“三分歸元氣,的心法全數告知于我。”王宗雖然有說,“請”但語氣卻全是命令式的,又提醒道:“還望幫主勿有篡改口訣的心思,以我的武學水準,有些武功你自己練偏了我都未必會練偏。再說,我還可以去找你弟子與女兒求證!”

  雄霸神情變幻,但很快卻轉變為心悅誠服的神情,朝王宗長鞠到地,感嘆道:,“中洲武神,果然名不虛得,寥寥數語,直中要害,更勝雄某苦練十年。我如今已是徹底服了“如今雄某這身微末絕學,在武神面前,又有何隱瞞必要?自然是知無不言!若是尊駕肯稍作點評,更是莫大幸事!”

  “好,好個雄霸”王宗只是笑,單看此時卑躬屈膝的雄霸,與之前的霸氣無邊相比又何止判若兩人?雄霸此人明明還有隱藏的絕殺一如“三分神指”還有天池十二煞,但他卻隱忍至此,能屈能伸,單是這份心性已不愧是能成大事的人。

  所以他也不與對方客氣,繼續提出要求:,“雄幫主既然敗了,三天后劍圣若來,自然由我來戰。這幾天我暫時無處棲身,不如就借住眼前這座天下第一樓如何?”

  雄霸苦笑一聲:“雄某既敗,自然無顏繼續住此“天下第一樓,。

  武神若不嫌棄此樓粗陋,盡可在此久住,如有要咐,雄某無不照辦。”

  王宗點點頭,又問過,“天霜拳”、,“排云掌”、“風神tuǐ”以及,“三分歸元氣”要訣,推測核實無誤后,就讓雄霸自己退下。而他自己則儼然成為此地之主一般,緩緩邁步走入天下第一樓。

  “此樓果然不凡……”步入天下第一樓,舉目四處可見的雕龍玉、

  柱、滿目奢華暫且不論,但更令王宗關注的卻是此樓寄托的人心大勢。

  此樓近二十年來可視為武林圣地,霸者巔峰的象征,其中寄托的萬眾心念,不下于一個中型教派的圣殿偶像。自然,其中也混雜了不少犧牲者的怨念與悲餑。

  在雄霸的寶座之側,一柄單獨供于武器架上的寶劍引起了王宗的注意。

  那把劍,劍長三尺九寸,劍柄為金sè,劍刃較平常青鋒劍寬了近一倍,有些類似于西方雙手大劍,更顯兇霸,整把劍洋溢著一股百戰崢嶸的浩烈、以及與天爭鋒的凜冽,銳氣沖霄!

  ,“是劍圣的無雙劍!”

  幾乎不必目視,僅憑感應劍氣,王宗就能明確此劍為劍圣之物。

  此劍鋒銳無匹,可斷石破金,吹毛可斷,原為無雙城鎮城之寶。四天前劍圣正是以此劍為戰書,向雄霸邀戰。

  “劍是神兵,人是劍圣,可惜……”

  王宗心知在劍圣絕世劍藝之下,就算是一把普通劍,也足以斬金斷鐵,開山破巖而絲毫不損劍刃,就如武藏手中的刀。但此劍鋒刃上卻已有二十一個缺口,這證明劍圣的二十一式圣靈劍法,曾經被人干凈利落破去過。a。
無限道武者路最新章節http://www.ywydze.icu/wuxiandaowuzhelu/,歡迎收藏
手機看無限道武者路http://m.szaol.com/wuxiandaowuzhelu/無限道武者路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無限道武者路》版權歸原作者饑餓2006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三國之暴君顏良明天下滄元圖九霄仙冢無敵喚靈王牌校園修仙小世界其樂無窮縱橫諸天的武者靈氣逼人

SZ中文在線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码民之家心水资料库